• <form id="qysvs"><legend id="qysvs"><noscript id="qysvs"></noscript></legend></form>
    
    

    <form id="qysvs"></form>
  • <dd id="qysvs"></dd>
      1. 一條微博轉發過億?明星為何熱衷追求假數據

        2021-03-11 07:45 北京青年報閱讀 (158508) 掃描到手機

        “蔡徐坤微博轉發過億”幕后推手星援App開發者一審獲刑5年。2018年1月至2019年3月間,蔡坤苗未獲得北京微夢創科網絡技術有限公司授權而自行開發“星援”App。3月10日,中國裁判文書網公布了對“星援”App開發者蔡坤苗的判決書,因其提供侵入計算機信息系統程序罪一審判處有期徒刑5年,并處罰金人民幣10萬元。經統計,至案發時該軟件已有用戶使用19萬余個控制端微博賬號登錄,被告人蔡坤苗違法獲取人民幣6253752.86元。

        事件>>

        App讓粉絲一鍵打榜

        2019年,星援App被查封曾引起廣泛關注。當時,“頂級流量”蔡徐坤發布了一條宣傳新歌視頻的微博,獲得了超過一億次的轉發。以2019年中國微博總用戶數3.37億人的比例來看,相當于每三名微博用戶當中,就有一人轉發了這條內容。這種有悖常理的數據引起了警方注意。隨后,北京市公安局網安總隊會同豐臺網安一起查封了助推轉發量過億的幕后黑手——一個叫星援的App,App開發者蔡坤苗被批捕。

        “星援”是一款用于轉發微博、做數據的App。粉絲直接通過微博賬號登錄App,充錢開通會員后,可以在自己微博賬號下綁定多個小號。只需要粘貼轉發微博鏈接,設置轉發該條微博的表情、轉發次數等,可實現轉發數量翻倍,充分滿足了粉絲一鍵打榜需求。

        在不到一年的時間中,這個只有4名員工運作的App收益頗豐。判決書中,被告人蔡坤苗供述,“我于2019年2月份查看后臺數據,星援、應援寶共有微博‘大號’用戶17萬余個,這17萬余用戶大約綁定了3000余萬個微博‘小號’。2019年2月份左右,我查了一下銀行賬戶,星援累計充值人民幣700余萬元……”

        封號>>

        新浪安全中心曾點名“星援”

        在“星援”App被查封前,“星援”官微曾被新浪點名封號。2018年4月26日,新浪微博安全中心提醒用戶將賬號授權“星援”類似應用,可能存在被盜號等風險后,“星援”官方微博被封,“星援”轉戰微信公眾號“星援網絡”。

        2018年11月,微博就“星援”App刷量一事向北京市公安局報案。2019年3月初,專案抓捕組將“星援”App制作者抓獲。經調查發現,星援App破解了新浪微博的技術參數、算法,能對微博進行轉發、評論、點贊等,影響了正常業務和系統穩定。

        “星援”倒下,曾讓樂觀者拍手稱快,“這下粉絲消停了”“正好整頓平臺風氣”。然而,之后的兩年發生的種種情況,卻讓人們發現,“過億轉發”事件雖然不再重演,但圍繞熱搜的爭奪戰以及直播帶貨的數據造假卻從來不見停止。

        揭秘>>

        靠買數據“露臉”的藝人

        流量藝人有粉絲群體沖鋒陷陣,非流量藝人就只能靠買。騰訊《貴圈》的一篇文章中曾提到,一位古裝戲的偶像小生在營銷方面砸了800萬元,其中600多萬元都是在數據上?!八姲?,沖熱搜啊,各個平臺上的彈幕,啥數據都刷”;《乘風破浪的姐姐》開播前,一位遠離娛樂圈一線的70后“姐姐”曾向營銷公司提出,“死命地要熱搜——前三”,卻因為砍價時間過長與熱搜失之交臂。

        娛樂圈中,數據維護費用已經成為藝人宣傳工作的固定成本,甚至年過六旬、德藝雙馨的戲骨也有數據組——他們可能不缺演技,對市場也沒有太大野心,但影視劇集的制作方,包括院線也越來越關注數據、流量的訴求,在產業鏈一環接一環往前返送,最終傳導到藝人眼前。他們發現,自己也需要用熱搜、點擊量、各式各樣的指數、活躍度等來為自己勾勒出數據的畫像,以彰顯自己的價值。

        于是,泛娛樂圈各環節的考核都被異化成一個個數據、一張張榜單。曾有一份統計數據顯示,各大互聯網社交平臺上,需要打榜的明星榜單有77個。短視頻軟件有明星專屬板塊,QQ粉絲群有定時簽到打榜,微博設有虛擬送花,地圖軟件也會利用粉絲效應帶你做任務追星……平臺需要流量,流量需要數據,數據需要粉絲,追星早已成為資本邏輯下媒介共謀的大型實景游戲。一味地追求數據,這種現象不利于娛樂圈正常發展。

        日韩少妇人妻喷潮湿无码视频 亚洲最大AV网在线观看 火影忍者照美冥18禁福利 非洲无码精品视频在线看